目前瀏覽 2,023,257 人次
自2005.01.20 啟用

從世界人權宣言到地球憲章(第三代人權)

 
參考資料:
 作  者: 譯者:陳慈美老師 本文屬於: 信仰與社會 類
閱讀分類: 一般會友
發表日期: 2011-09-21 08:44:25

從世界人權宣言到地球憲章
From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To  The  Earth  Charter

路德•拉伯斯(Ruud  Lubbers)及William  van  Genugten,Tineke  Lambody,Steven  C.  Rockefeller  (Co-Chair  Earth  Charter  International  Council),Jos  van  Gennip  (President  NCDO)  等。
翻譯:陳慈美


今年(2008)慶祝「世界人權宣言」(UDHR)60週年,讓我們有個非常特別的機會,可以再次回顧建立人權關懷的優良傳統中,UDHR的確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UDHR已經在世界各地全力發揮道德上、政治上及法律上深厚的影響力,並將持續這個傳統,檢視各國政府對待其人民的人權之表現。

UDHR不止論及第一代人權,同時也涵蓋第二代人權。前者指主權國家尊重其國境之內每個人的權利,後者則進一步要求政府必須為人民提供維持基本生活水準之所需。

然而,縱使過去六十年來,國際人權法案已有非常明顯的進展,但是,我們依然要面對不斷湧現的新挑戰:生活品質降低──尤其是因為受到環境惡化影響造成的部分更為明顯;由於對自然資源過度濫用以及氣候變遷所造成的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的消失;人類的安全一直沒有保障;因貧窮和不公義而導致失控的移民潮;以及日益嚴重的文化與宗教上的衝突。

這些發展,需要由國際社群共同策劃新藍圖:體認到永續經濟發展必須涵蓋自然保育和消除貧窮兩個要素;從文化多樣性獲得靈感;在實施和平的文化時得以安詳地享有靈性上的啟示。因此,新的價值觀和渴望便應運而生。

也因此,我們相信,積極推動地球憲章的時刻已經來臨──因為在二○○○年定稿的地球憲章,正是像UDHR一樣地要以寬廣的視野來面對上述各種挑戰。又正如UDHR提供建立國家時所要涉及的要件,地球憲章則具備帶領各國繼續向前邁進的指標。地球憲章強調:保護地球的活力、多樣性和美麗,是一種神聖的託付,因為我們與更廣大的生命社群以及與未來的世代之間,都是彼此相互依存。地球憲章的推廣,將會提供政府、市民社會和企業之間形成伙伴關係時所需要的指導原則,這種伙伴關係在對於有效的治理(effective  governance)是極為重要的。
過去幾十年裡,在國際政治平台中,有許多國家都參與簽署環繞著人權議題的各種條約。還有,像聯合國千禧年宣言(United  Nations  Millenium  Declaration)之類的各種宣言也不斷出現,顯示這些參與支持的國家的善意。即使如此,從歷史的經驗,我們知道,單靠政府絕對無法成功地解決目前全世界所面對的結構性問題。已經有相當部分的治理權(Governance  Power)是由國家政府轉向市民社會和跨國企業。這些企業或許為數眾多,但當中有些企業體的財力和影響力的規模,甚至是超越了國家。

改善世界必要的前題,就是要能夠得到各相關部門──國家、企業和市民社會──的支持。換句話說,就是要去實際進行「互補的治理」(complementary  governance)。面對全球的各種挑戰,我們除了需要UDHR(傳統上它是針對國家發言)之外,還需要地球憲章這類不同的途徑及軟性法律作為工具,在各地推動能夠轉變朝向永續發展的願景邁進。地球憲章是建立在以UDHR所依據的價值觀和渴望作為基礎,但是,它也更進一步地採納了許許多多國際條約中所確認的價值觀和準則。更重要的是,地球憲章又因為涵蓋靈性和包容的價值,使它更具深度。不止這樣,在撰寫地球憲章的過程本身,是與許許多多市民社會團體討論、並採納大家的建言而完成的。結果,地球憲章得到了許多非國家官方、來自民間的活躍人士,共同負責參與全球治理。

雖然地球憲章是從UDHR的理想與原則得到啟示,但它同時也加入新的層面。這兩份珍貴的文件,對全世界具有非凡的價值。將它們結合在一起,可以對我們要邁向和平與永續發展的世界作出重大的貢獻。它們分別由不同的主事者所創作,也分別針對不同的治理執行部門發言。它們結合在一起之後,它們就成為全球治理的重要根柢。


註:這是《全球治理的啟示》(Inspiration  for  Global  Governance)的前言。作者表示:本書要獻給結合「世界人權宣言」(UDHR)與「地球憲章」(EC)所作的努力,期待有助於實現這兩份文件的聯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