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瀏覽 2,022,506 人次
自2005.01.20 啟用

找一個不能用錢衡量的成功

 
參考資料:
 作  者: 本文屬於: 信仰與社會 類
閱讀分類: 一般會友
發表日期: 2011-12-30 19:37:22

找一個不能用錢衡量的成功

何大一:2007-09  天下雜誌  381期  

  

「過度急於避免所有風險,就是接受平庸和放棄領導權」——出自前普林斯頓大學校長哈洛夏普羅的這段話,一直是國際愛滋權威何大一很喜歡的格言。

 「就像這次的宇昌生技。有風險,但是我們要做,」何大一說。「有些重要時刻,你必須要相信你所要做的事。」一九九六年《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全球愛滋病權威、三個孩子的父親;這次,何大一扮演的,是一個盡己所能為台灣做事的海外歸人,也是他從沒扮演過的生技公司創辦人。

 回國時間短短兩天,何大一在宇昌生技的成立記者會後,接受了《天下雜誌》的獨家專訪。

 問:宇昌生技的成功,對台灣有什麼策略性的意義?

 答:宇昌的意義遠超過新藥帶來的商業層面。

 首先,這個藥讓我們有機會擁有一件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藥,這會是台灣的第一個新藥。這對台灣的國際地位會有幫助,因為現在除了美國、歐洲和日本以外,很少有國家能為全世界製造藥品。

 其次,如果這個藥通過檢驗,我們就能製造它。Genentech已經同意協助一同製造。這麼一來,我們就有機會建立一座通過FDA審查的工廠,台灣將有能力製造臨床級(clinical  grade)的藥品。

 第三,有了這樣的工廠,能讓台灣生產一些現在沒有能力生產的東西,如重要的疫苗。這些都是很重要的策略性好處(strategic  gains)。

我們會專心讓這件事非常成功,讓它成長,得到策略性的好處。如果這對台灣是對的模式,就能夠複製這樣的策略。

問:過去台灣的策略有何不同?

答:台灣有在全世界各地工作,很棒的人才,但是沒有統一的策略:過去人才回來,自己創一家小公司,沒有網羅各階層最好的人才,仔細的經營。

如果看美國成功的公司,是在各層面都有很好的人:不只是好的科學人才,也要有好的發展人才,還要有強大的投資者,一些真正懂得這個領域,而且能夠等待長期回收的投資者。

因為生技是長程的產業,風險也是更高的,因此我們必須要有擁有同樣心態的人。

同時,生技也很少能夠依照原訂計劃成功,這也是為什麼好的管理和科學人才那麼重要。計劃總是要不斷調整,最後公司會成功,但不會依照原訂的計劃。

繼續「張忠謀」的故事

問:回來幫忙宇昌,是不是有點落葉歸根的感覺?

答:這裡有需求,而且我們能奉獻,這是很棒的。

在很多方面,我和陳良博、翁啟惠,都看著台灣的IT產業成長:這麼成功,這麼能讓國人驕傲。

我們也都看著張忠謀,認定是他讓這一切成為可能。

但如果你看張忠謀的故事,他之前是德州儀器的副總裁,非常成功,我想也有很好的生活,他有相當成功的第一段職涯,他是沒必要回來台灣的。

但他在五十多歲的時候在台灣開始努力,幾乎是他的第二職涯。

我認為我現在已經到了對自己學術領域達成的事情,感到很自在的狀態。十或十五年前,我還在努力,確保自己能在領域中達到某個位置。我不是說我已經站在學術的最頂峰了,但至少我對所處的位置很自在,所以能開始思考其他事情。

我下一步要做什麼?我也還不是很知道答案。但看起來投入這個案子,能幫忙台灣,也能夠開始做一件和以往不同的事情。

我從沒有開過公司,如果要開,其實在美國會比較容易,如法規環境等等;而且對我來說,我在那裡長大,語言等對我都比較自在。

但我想,回來有一種特別的意義。這群人一起工作,都覺得這是我們能一同出力協助的國家目標。

過去一年,我和翁院長、楊育民(Genentech產品營運執行副總裁)很緊密的合作,我感覺我是在和很棒的人共事。很聰明,而且很正直、投入。他們投入工作,堅持卓越、堅持幫助台灣。

在工作關係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每個人都這麼努力。過去六個月,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和黑莓機一起生活,不管我們在哪裡,就是溝通溝通。


長遠的企業  需要正直的領導人

問:蔡英文沒有做過生意,延請她出任董事長,看重的是什麼特質?

答:一個公司要成功,從投資、科學、臨床、管理到領導,都要是最棒的人。

如果坐下來和她(蔡英文)談話,無疑會感受到她是很聰明的;她也有領導者的特質,能好好與人談話,能說服人,有這樣的魅力。

但很重要的是,她很正直,這是很重要的,經驗對我們來說反而比較不重要,因為管理企業可以學習,而且我們能依賴很棒的企業人,如台積電的張忠謀。

但最終,我們需要的是擁有正確性格的領導者。因為我們要走的是一個長遠的企業。「正直」對於要走長遠的企業來說,是很重要的。

如果只是要走短程,或許可以忽略正直,忘記願景,讓公司上市,賺到錢,但我們不是要做這個。

我們不是為錢而做宇昌,我們是以建立這樣的公司為典範而做的。

  

問:你對成功的定義是什麼?

答:我想成功的定義是綜合的。但最終,成功是什麼令你的心中覺得滿意自在。

對我來說,我是一個科學家,我想成為一個成功的科學家,我也對於目前所處的狀態覺得自在——我有一些讓我覺得驕傲的成就,即使我明天就死去,我也對我所達成的感到開心,這是成功的一個指標。

第二個,就是家庭的價值。我擁有一個令我開心的家庭。

第三,就是一個人的工作意義和重要性。我有百萬富翁、億萬富翁的朋友告訴我,他想和我交換,因為我們做的事情真的碰觸到人們的生命。這種意義性,讓我很開心。

問:尋求工作的意義,發揮影響力,好像是這個團隊的共同特質。

答:我們在計劃TaiMed(宇昌)時,就希望它有意義,特別是對台灣。這是我們的目標。這不是一個能用錢衡量的成功。


■何大一

◆1952年生,十二歲隨父親移居美國。

◆加州理工學院學士、哈佛大學醫學院博士。

◆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發明人。

◆1996年《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

◆中研院院士、美國科學院院士

◆美國紐約洛克菲勒大學「艾倫.戴蒙德愛滋病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