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瀏覽 2,022,536 人次
自2005.01.20 啟用

刻意練習

 
參考資料:
 作  者: 文/Geoff Colvin;譯/周宜芳 本文屬於: 生活雜記 類
閱讀分類: 一般會友
發表日期: 2010-04-20 09:47:51

刻意練習  
  
在許多的人眼中,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是「美國頭號寫信達人」。有人或許會自然而然思索到,他如何成為如此出色的作家。他對此在自傳堛煽y述眾所皆知(多數人求學時都拜讀過),但這段故事埵陷X件事,比我們以往所體認到的更為重要而具啟發性。  

青少年時期的富蘭克林似乎自認文筆夠好,但有一天,他父親發現他和朋友柯林斯(John  Collins)辯論一件事的往返信件(他們辯論的主題是「女性應否接受教育」。柯林斯主張女性的學習能力天生無法和男性相比,富蘭克林則持反對立場)。富蘭克林的父親指出他信中的優點:富蘭克林對拼音和標點符號的運用勝過柯林斯。接著,他明確指出這些信中的缺點,並告訴富蘭克林。「在文詞優美、表達方式和清晰度方面,我的表現遜於對方,他還舉出幾個例子說服我,」富蘭克林回憶道。在此順便提醒讀者,講到評判別人,老富蘭克林(Josiah  Franklin)堪稱是我們所有人的模範(先讚美,再針對批評舉證)。  


富蘭克林以幾個方式回應他父親的觀察。首先,他找出明顯優於他能力所及的散文範例:《觀察家》(Spectator)的合訂本;這是由艾迪森(Joseph  Addison)和史帝爾(Richard  Steele)執筆的優良英文期刊。我們任何人都會做類似的事。但富蘭克林展開一項很少人想得出來的卓越計畫。  


首先,他讀一篇《觀察家》的文章,逐句簡短注記大意;幾天後,他重拾注記,試著用自己的話表達每個句子的意思。完成之後,他對照自己的文章和原文,「找出自己的錯誤,然後更正」。  


他注意到自己有個缺點在於字彙的貧乏。他該怎麼辦?他體認到,寫詩需要廣博的「字庫」,因為詩句必須考量到音韻或長度,所以可能要會用許多方法表達某個意思。因此,他把《觀察家》的文章改寫成韻文。等到他忘記文章內容,再把韻文化的論文重新改寫成散文,再次比對他的作品和原文。  


富蘭克林也發現到,一篇好文章的重要條件之一就是組織,因此他發展出一套訓練文章組織的方法。同樣地,他用一篇文章逐句簡短注記,但是把注記分別寫在不同的紙上;接著,他把紙條隨意混合,擱在一旁。幾周後,等到他忘記原文內容,再把紙條拿出來,嘗試排出正確順序,試著寫出這篇文章;最後,他把自己寫出的文章和原文對照。這次,他又「發現許多錯誤,並更正它們」。  


富蘭克林的方法特別引人注意的是,它極符合架構精良的刻意練習原則。他沒有指導老師,但他父親能夠指出他寫作上某些錯誤;實際上,富蘭克林藉由尋找優於自己能力的散文範本,創造了自己的老師。他的選擇也是少有的極品:《觀察家》有深度、具主題、富創新的文風,正是他想寫出的文章,這些文章品質精良,他所研讀的那本雜誌,幾近三百年後仍然廣為流傳。就這樣,富蘭克林找出他在寫作上需要改進之處,並找到提昇自己的方法,這也是刻意練習的重要核心。  


重要的是,他並非想藉由坐下來埋首苦寫而成為出色的論文作家。相反地,他像個頂尖的運動員或音樂家,一而再、再而三地琢磨需要改進之處。首先,他針對句子結構,依循刻意練習原則對症下藥:他逐句摘要、重寫《觀察家》的文章,就是為這個目標精心設計的方法。一篇文章埵陶\多句子,因此他能大量反覆規律進行,並從對照自己的寫作和原文得到立即的反饋。再來是字彙:他決定磨練這項文采的構成要件時,又設計了韻文化這個絕妙的練習架構,從中大量練習並得到立即的反饋;此外,他最後又把韻文寫回散文,這等於是繼續練習語句結構。第三個要素是組織:他的練習方法也極為高明,能讓他不斷提昇自己的組織能力,同時保持其他技巧。  


富蘭克林改進寫作的方法,還有一個特點值得大書特書:他勤奮不懈地實行他的練習計畫。今日人們聽到他下的這番工夫時,通常不是讚歎他設計練習的靈心巧思,而是他的執行力。要落實這整套練習,看來就是繁重的工作。理論上,其實人人都能依循富蘭克林的方法,即使是今天也一樣,而且它的成效很高。但是沒有人這麼做,即使是學寫作的學生也不例外。富蘭克林不是學生。他那時在哥哥的印刷廠當學徒,印刷廠的工作很吃重,他沒什麼空閒時間。他在早晨上工前練習,下班後在晚上練習,他也在周日練習,「我故意設法自己一個人待在印刷廠」。生長於清教徒家庭的他知道,自己星期天應該上教堂,但「在我看來,我捨不得花時間上教堂」。  


富蘭克林如何自學、磨練出優美文筆的細節之所以值得注意,原因有二。第一,它們鮮活地勾勒出刻意練習的運作原理。我們從這個例子看到,刻意練習如何塑造一位英文散文作家,讓他成為他當代最打動人心、最具影響力的作家。第二,這些事例極具啟發力,說明在個人環境不盡理想時(遺憾的是,這正是企業和許多組織內大多數人今日的處境),要如何應用這些原則。
  誠如聖經
                  保羅所言攻克已身!